您当前的位置 :文体 > 合肥名流 正文

素以为绚之四十一:有种深情叫:肠虽已断情未断,生不相从死相从

合肥在线  2017-07-31 14:38   稿源: 合肥在线

  古来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笑谈之外,有多少传奇碎影如寒塘渡鹤影星辉点点投诸世人心间,让我们照影惊心。漫漶在历史风尘中的百劫红颜其实都是一厢情愿的民间版或一往情深的文人版传奇。乱世佳人意识深处都有一种来自生命的迷茫,生之虔诚与生之泼辣打成一片后的清醒的混沌。

  与正史相比,我更喜欢梁羽生《七剑下天山》中的董小宛与冒辟疆,他俩琴琵和鸣,逍遥于江湖之远,视彼此为蘸着湖光山色佐酒的高级调情的理想对象,斜刺里杀出个顺治,抢走董小宛,天之子爱,固执、霸道而痴绝;董小宛虽备受宠爱,对天子骄子顺治却只有感激没有爱情,最终情郁于中,含恨而亡,患了抑郁症的顺治黯然出家……生之惨烈与情之传奇打成一片,荡气回肠惊天动地。

  梁版的冒辟疆是情种,他有和董小宛不成连理枝遂成比翼鸟的决绝,将此设置成默认值,而正史颠覆了此形象,真让人有“天凉好个秋”之惆怅。

  正史一出拳便将传奇打得粉碎。小宛非董鄂妃,她和顺治毫不搭界——她倾尽毕生才力敷衍一个冒辟疆犹嫌吃力。

  1639年,16岁的当红青楼女董小宛在一次花酒中邂逅冒辟疆——古代科举考生素来将狎妓当国考热身,芳心一动,遂托付终身。卿是国色天香的秦淮八艳之一,君是名闻天下的翩翩美少年,众人鼓吹,个中人半推半就,将暧昧邂逅演绎成纯情相守。虽然自古以来有姐儿爱钞甚过爱俏一说,但,对已赚得钵满盆盈的青楼花魁来说,钞已经不成问题,最大的遗憾乃欠缺良人。君不见,电影《杜十娘》,面对眼皮识浅的负心郎,十娘将百宝箧一层层抽出,将金银财宝悉数撒入江中。观众失声惊呼,当事人李甲更是俊容失色,肠子都悔青。有家私的姐儿显然更爱俏。“五陵年少争缠头”,不敛财的青楼女少之又少;若遇可心之人,性情中人宁愿千金散尽,恢复成宜室宜家的模样,但求倾情一嫁。

  当众表演一场恩爱后,冒辟疆为营救其父疲于奔命,不屑也顾不上搭理爱情。在债务、卑琐男人的觊觎、未脱妓籍等尴尬中左冲右突的董小宛已将冒辟疆视为终生归宿,不作他想,在没有任何证据的前提下先假设他和自己一样心意坚定,然后一路跌跌撞撞投奔而去。

  这种投奔让人流泪,乱世,贼兵,流寇,匪民,一介弱女视一显然文弱的男人如归,躬身若弓,仓皇搭箭,试图一举射中男人的心之耙——他有可以把握的爱情和人格底线吗?自古没有爱情保险公司,在她动身前,想必有过一番痛苦的思虑。董小宛比陈圆圆早两年钟情于冒辟疆,而爱情显然不分先后,他对陈圆圆的感情似更深厚。和坐在家中苦盼冒辟疆前来迎接自己、兑现誓言的陈圆圆相比,董小宛显然有着一般女人所稀缺的惊人行动力,将爱情和婚姻打包,将从青楼泥淖脱身的希望和后世的幸福绑捆一起,不顾一切地将自己射了出去!天性中那份英豪气在关键时刻爆发出惊人的能量,搭救了她——陈圆圆便缺乏这份果敢。

  小宛有诗:“事急投君险遭凶,此生难期与君逢。肠虽已断情未断,生不相从死相从。红颜自古嗟薄命,青史谁人鉴曲衷。拼得一命酬知己,追伍波臣作鬼雄。”不装柔弱,不哭哭啼啼呼天抢地,咸的泪水与酸的苦水皆免,因为只会让男人不耐烦——风月场中打滚多年的小宛深谙男人心理学,只有痴情、义气、决绝、悲壮方能契合他们乱世隐士的复杂心理,从而给自己盘桓的机会。设若见到娘家兄长,小宛还会费尽心机写这么一首慨当以慷的诗吗?面对安全的人,她会恢复女儿本色,但求诉尽万般委屈,但求哭得痛痛快快。她嫁给冒辟疆,尽管伉俪情深为时人所津津乐道,但她其实一直自搭戏台勤勉入戏,主角是她自己,冒辟疆更像是临时拉来客串的票友。

  和冒辟疆走在一起,是小宛的主动投奔,其中或许不无死缠烂打的戏份。清醒如小宛知道她要什么、她在做什么。她要的现世安稳,必须通过男人方能实现,必须借助婚姻这一载体方能尘埃落定,冒辟疆显然是她所能抓住的最佳人选——尽管他被女人宠坏。洞房花烛夜,小宛即兴作《洞房花烛夜和冒辟疆》:“一从复社喜知名,梦绕肠回欲识荆。花前醉晤盟连理,劫后余生了夙因。”是新生活的宣言,松了一口气,却还半吊着一颗心,坚强有余,唯独缺少新嫁娘所应有的香艳软浓。

  往后的生活,小宛在漫漫投奔路上相必已设计好。在冒家,甘心低到尘埃,将冒母马恭人、冒妻苏元芳敷衍得一团高兴——亲见她背后的泪水和汗水的冒辟疆有过不忍之心吗?

  忍辱负重,求得和冒辟疆携手的九年幸福时光,他们几乎可以与后世的《浮生六记》中的沈三白与陈芸媲美。小宛还曾代夫君给亲戚朋友书写小楷扇面——她的殷勤已普及亲友。

  冒辟疆承认一生清福都在与小宛共同生活的九年中享尽。他的“清福”,她的辛苦!小宛深知,伴才子如伴狮,仅有咏絮才是不够的,拴住男人心须拴住男人胃,她便努力走“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路线,并最终练就一身厅堂、厨房必杀技。据说,虎皮肉是董小宛的发明;小宛还善作糖点;茶道之余,还潜心研究医学、特护,冒辟疆患恶疾,幸得小宛精心服侍,终得痊愈……小宛真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为了爱他,她将自己当成榨汁机,压榨出多少才艺!“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看来,没有一身硬功,还真嫁不得才子!嫁给才子,就得化身陀螺,或从哪吒处借得风火轮,要使出浑身解数,将才子服侍得通体舒泰。美女又如何,才女又咋样,她甘心沦为高级婢女。

  小宛对冒辟疆倾心付出,冒辟疆对她又如何呢?据说,逃难中,他曾几次丢下她,而小宛似也不在意。对一个内心足够强大的女人来说,男人的一切似都可忽略不计,自己如何做才是至关重要。归根到底,他只是在她生命场中跑了一场龙套而已;她自己,方是人生戏中的总导演。“独坐枫林下,云峰映落辉。松径丹霞染,幽壑白云归。”她有自己的价值体系,只要她愿意相信,她便始终是这出才子佳人戏中最幸福的女主角。小宛在28岁上死去,万般辛苦终风干成一朵红梅生动在冒辟疆的《影梅庵忆语》中——她生前万般宠溺他,实则也是一种戕害,他该怎么打发缺席了她的夕阳红岁月?

  编辑: 洪孟晨 返回合肥在线首页
中国银行
  • ·    “桑拿天”空调成摆设?电压不稳居民...
  • ·    高温下的快递员:每天投送上百件快递 ...
  • ·    合肥首家跑步运动提升平台越野连活动...
  • ·    安徽省农产品质量安全促进会正式成立
  • ·    合肥六中名师带你在嘉峪关聆听历史和...
  • ·    滨湖轮滑场:高温下的速度与激情
  • ·    一次穿越千年的探访 看六中名师如何解...
  • ·    新站一社居委联合工会成为全市样板
  • ·    张树声家族历史图片展在肥西张老圩举行
  • ·    合肥林园部门倡议:请给苗木"早晚一盆...
  • 网站简介 | 广告报价 | 在线投稿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3 合肥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皖ICP备 06007925号 新出网证(皖)字16号
    未经合肥报业传媒集团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本网举报电话:0551-64249591
    本网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无法取得作者本人联系方式而未开稿费的,请作者本人见图后速与本网编辑部联系,以便补 发稿费。编辑部电话:64420967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