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文体 > 合肥名流 正文

素以为绚之四十二:他怎么就成了南宋词坛的怪异存在:相思暗惊清吟客

合肥在线  2017-07-31 14:36   稿源:

  生命苍凉如水。

  史达祖负手独立于暮霭渐起的渡口,没有一只夜航船肯为他停留。远远的钟声敲响洪荒的记忆,四围荒寒,只有颓败的影子。

  玩政治,他缺少机心,毫无预警地走到埋伏圈,成了牺牲品——一个黥面的脍鲈江汉未归客。人生需要以耻辱来启蒙,他顿悟了吗?

  他是南宋词坛的一个怪异存在。未能从“黄卷”中博得功名,凭满腹经纶和横溢才华换得一领青衫。身为一度权柄朝野的相国韩侘胄的机要秘书,“奉行文字,拟帖撰旨”是其本职工作。“专倚”二字见出韩对其赏识有加,他践行效能建设,业务能力之强、绩效之高,竟让都司形同虚设。但其行评不佳,受到“权炙缙绅”“侍从简札,至用申呈”“公受贿赂,共为奸利”的指责——一直被别人踩贱的他到底意难平,有机会踩别人时,一个没忍住伸出了脚。中国国情,有才也不能任性,有志也不能高调啊!不知进退的他付出惨痛代价:韩侘胄的人头被装在盒子里向金人献媚求和,他亦被黥面流放。

  繁华落尽,方悔风流相误。一把瘦骨忤在秋风中,满襟风月的词客,常待不吟诗,诗成癖——唯诗词方能承载深沉的情感诉求。

  他写不出《忏悔录》,无法忏悔自己找错组织站错了队。纵然身处“看花南陌醉,驻马翠楼歌”的人生最风光之时,鬓发“郁然而秀整”的他感受到的也是种种不自由,满纸青衫憔悴,红袖飘零。“尚须索米长安陌”,生计迫人,一介寒士谈何操守?屈身为吏,以锦绣文章换家人衣暖饭饱,这是必然选择。只是,面对堆满灰尘的昔日黄卷,他还是不能克服那深深的负罪感——“多惭德”。黄卷未能降下青云梯,助他飞黄腾达,反成了悬在头顶的一柄剑,提醒着不堪的身份,提醒着初心:“老子岂无经世术,诗人不预平戎策”。

  造物并不为他开眼,他寄予厚望的开禧北伐失败了。清算的日子到了。一切都被拿走:那领好青衫被剥夺,敛聚的家产被抄没。他还是那个站在渡口的恓惶人,刀光剑影后只留屋冷阁破清灯心碎。

  没被拿走的是诗眼、词心。

  没有一种酒可以彻底麻醉始终保持清醒的脑神经。草暗云沉,江水苍苍,只见倦柳愁荷,只闻怨歌,只吟苦诗。有所恋在林泉,但无论是得意还是失意,他都错失买田清颖尾的机遇。雾蔼沉沉的渡头的凄怆鼓声,黄昏关山的寂寞烟钟,无法妥当安置一颗诗心。

  他长情,与妻子“十年未始轻分”。伊人去,苦宵长,芳音辽绝,他成了失侣孤燕,没人可与之软语商量不定。一见春衫便泪落:谁念他,今无裳?每欲踏青,便忆起金刀素手同在晴空的往昔,当是时,旭日临窗,光景明媚,岁月静好,君心坦荡。任中书省堂吏,他最难忘的还是与妻子曾经的“遮灯私语”啊,他不忍看山——会忆起她的眉黛。

  繁华消歇,他唯有一卷《梅溪词》——个中窖藏着一份真纯,令后世读者遭遇美好情感,印证长情人、痴情种。一个肯在诗词上用足心思的人,定有高情。携两袖梅风,一襟诗思而来,他守住一个温情脉脉的世界,好比人行花坞,衣沾香雾,曾把芳心深相许,他将相思悉数给了梅。在他眼里,春心先于花争发,高高乔木上开放的不是花骨朵,而是或浓或淡或深或浅的闲愁。他将深情悬挂高枝,一朵朵骨骼分明,凛冽凄艳。

  词一吟出,他本人和读者皆获得温暖而美好的审美愉悦。

  编辑: 洪孟晨 返回合肥在线首页
中国银行
  • ·    “桑拿天”空调成摆设?电压不稳居民...
  • ·    高温下的快递员:每天投送上百件快递 ...
  • ·    合肥首家跑步运动提升平台越野连活动...
  • ·    安徽省农产品质量安全促进会正式成立
  • ·    合肥六中名师带你在嘉峪关聆听历史和...
  • ·    滨湖轮滑场:高温下的速度与激情
  • ·    一次穿越千年的探访 看六中名师如何解...
  • ·    新站一社居委联合工会成为全市样板
  • ·    张树声家族历史图片展在肥西张老圩举行
  • ·    合肥林园部门倡议:请给苗木"早晚一盆...
  • 网站简介 | 广告报价 | 在线投稿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3 合肥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皖ICP备 06007925号 新出网证(皖)字16号
    未经合肥报业传媒集团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本网举报电话:0551-64249591
    本网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无法取得作者本人联系方式而未开稿费的,请作者本人见图后速与本网编辑部联系,以便补 发稿费。编辑部电话:64420967
    关闭